Thursday, September 7, 2017

從廁所設計說起

(新界面,覺得不好用,至少不習慣)

沒記錯的話,照片是在哥本哈根拍的. 這張其實不是最好的代表, 但卻是我少數拍廁所的照片.

除了圖形非常生動, 歐洲有些地方的廁所和美國的很不一樣--大大的不分性別的廁所,進到裡面去各間的門上有著如照片裡的圖形.

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我也不習慣, (就跟對這新界面不習慣一樣XD), 身旁一起排隊的各種性別, 但繼之的想法讓我認為歐洲在這方面還是比美國liberal一點, 前進一點.

怎麼說呢? 幾年前美國某連鎖商店因為支持LGBTQ而對店內廁所有所調整, 一些生理女性對生理"男性"但性向"女性"可能會來上女廁, 覺得不安全, 因此試圖發起杯葛,要消費者不要到該連鎖點的各門市消費.  我可以理解這種不安與想法.

支持LGBTQ當然是種政治正確的做法, 只是政治正確不見得保證商業利益.  我在想,歐洲這種廁所的設計, 也許可以簡單解決上述連鎖商店遭遇的麻煩.

Monday, July 20, 2015

與文明的距離

梅克爾的"因為我們是法治國家" , 與 歐巴馬的"同時我們也是法治的國家", 相對於我們文化裡深信的"攔轎喊冤". 這就是台灣與文明的距離...

Sunday, October 13, 2013

conference感想文 (1): 心態

這次conference在MN. 我其實一直不是很喜歡MN的. 除了因為搬到那裡的過程很不順,一開始的租屋糾紛之外,我對那裡的一些做法也很無法認同--例如口語英語要重考(那乾脆叫我GMAT也重考算了), 預防針要重打...明明考試也好,預防針也好,都是美國全國性的機構給的證明, 他們卻要我重來,彷彿MN比其他州高一等. 當時有人跟我說,MN是美國著名的有強烈state pride的州之一, 用這個來解釋我必須重覆一些入學的行政程序. 哪有用一州over-rule全美規定的道理? 這 實在不能說服我!

因為這樣,這次回去參加conference時我是抱著告別的心態去的. 到目前為止,我在美國住最長的一州就是MN (明年總算可以打平了XD). 總覺得"浪費" (誤)花費 (正)很多時間在那裡,需要做個了結, 才能正式move on to the next chapter. 而且一些當時在那播的種,如今也逐漸開花結果, 剛好是個告段落的時候. 想著自己之後不會再回去了!

回去之後花了半天的時間,在公車上再訪那些我住過的地方. 去了我要離開時一直說要運回來卻一直推遲的動物園, 終於如願看了北極熊. 另一個地方這次回去變得很冷清, 有點淒涼的感覺. 到此時, 返回MN的心態,突然從告別變成revisit.

周一下午老爺返回MI. 當天早上去吃某家芬蘭店的早餐,再次經過當年我最後住的地方. 在公車上,老爺說: 這次終於掰掰了. 下午我陪他去機場,路上他問我說:這次不會哭哭了吧? 我笑說: 應該不會了.

系上的人事早有些變化, 我的指導教授也早就轉往其他學校發展了. 但因為是在MN, 許多系上畢業生都回來參加這次的conference. 在那裡見了一些老朋友,有來參加研討會的碩班指導老師, 有系上的一些行政人員,還有一些已經畢業的學長們和還在學中的學弟們. 當然還有我感激的一些老師們, 和我親愛的博班同學們. (行政人員很想念我們這一屆,特別囑咐我要把我們的合照寄給她.)

最後一天離開前,口試委員之一特地來和我吃午餐. 對我的進度感到放心與欣慰,當然也給我一些建議. 做完了簡報, 搭上再熟悉不過的light rail到機場. 我有一種和過去和解的感覺,竟有著回娘家的心態, 考慮著明年要不要回去參加25周年慶了~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2

on death penalty 關於死刑的公開信

2010年十月底我在舊的部落格貼了兩封公開信,當時我提到: ",死刑到底要不要廢的議題是我比較沒有系統想法的一個議題,因為沒有什麼想法,也沒辦法講什麼. "

兩年過去了,中間發生許多案件,包含江國慶案,蘇建和案, 我還是沒有特別深入的思考.雖然兩年來改拍成電影的conviction讓我對這個議題又想了一下. 我還是沒有定論,不知道自己的立場是什麼? 只是把兩種想法先記下. 也真慶幸我的工作不用面對這些議題.

贊成廢死:
  • 因為無法排除冤獄的可能.冤獄可以減少,也可能減少,但恐怕永遠無法完全排除.
  • 就算冤獄完全可以排除,生命不該用非自然(不管是自殺或是他殺)的方式結束. 死刑的執行也是種他殺.
不贊成廢死:
  • 除非使用者付費,為什麼要浪費更多納稅人的錢,提供一個環境讓那些人去反省去思考?
近日台灣政府又執行死刑,國際組織免不了又發文(公開信與新聞稿)表是譴責或遺憾. 貼下來當作紀錄. 以下.

Monday, July 25, 2011

Cuyahoga National Park and more 庫亞荷加國家公園與其他

這次的weekend getaway是因為朋友B與C 即將搬離此地,而朋友W與F住在匹茲堡,大家都懶得開太遠的車,於是折衷,選在Cleveland碰面.

我們提前在周五就出發,沿路停留(密西根)Monroe 州立公園>>Toledo的美術博物館(Toledo Museum of Art)與玻璃館(glass pavilion,總覺得寫玻璃亭好像怪怪的),然後才到Cleveland. 隔天,也就是周六整天,我們前往附近的Cuyahoga NP,本來天候不明之前,曾經打算到更東邊的Amesh culture區去,不過後來陰錯陽差整天停留在Cuyahoga NP,不但如此,有幾個遊客中心還是在關門後才到.

Thursday, June 23, 2011

返美受困記

從台灣出發返美但發生飛機故障而被安置旅館,這是第二次.上次在高雄,這次在桃園. 上次是搭JAL從高雄(KHH)到東京(NRT),然後搭西北從東京到明尼蘇達(MSP, Minneapolis St Paul). 這次是DL276從桃園一路到底飛底特律.所謂一路到底,實際上是桃園(TPE)- NRT - DTW. 航班號碼不變,但是在東京其實要換飛機.

Saturday, May 7, 2011

[轉載] U.S. Congressman's Support in Question 美議員:如臺不支援自由 美無必要支援臺

U.S. Congressman's Support in Question


(美議員:如臺不支援自由 美無必要支援臺)
By William Lowther, Taipei Times


Washington, May 5 - US Representative Dana Rohrabacher is threatening to end his strong legislative support for Taiwan as a result of Chunghwa Telecom’s (CHT) decision to terminate satellite services for “pro--democracy” channel New Tang Dynasty Television (NTDTV).

“If Taiwan does not support the struggle for freedom of thought within China, I see no need for America to support Taiwan,” Rohrabacher said in a letter sent on Wednesday to President Ma Ying-jeou.

,(美國之音中文網)“作為眾議院台灣連線(Taiwan Caucus)的創始人,我一向認為民主自由是連接我們兩國的紐帶”,“如果台灣不支援在中國爭取思想自由的鬥爭,那麼美國就沒有必要支援台灣。”

Saturday, April 30, 2011

[來函照登]罐頭青豆面面觀 – 談唱片版本(下): 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續)


III. 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
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作品在小提琴協奏曲的創作歷史上有許多創新與作曲家個人特色,像是在第二樂章的起始是以雙簧管演奏出該樂章的主題,再由小提琴接續演出此一主題,小提琴和樂團也以對抗為重要核心,意指小提琴演奏家必須以較為有力的與樂團的聲響進行對抗,因此對小提琴獨奏家和伴奏的樂團來說,如何維持對抗的壓力感,但同時保存協奏曲的和諧度,以避免任何一方的過度強勢破壞整首樂曲的平衡性會是演出這個曲目的最大挑戰。

[來函照登]罐頭青豆面面觀 – 談唱片版本(上)

感謝Publius 來稿,讓這個快荒廢的部落格苟延殘喘一下.  這篇講的是版本比較,因為篇幅有點長,打算把它拆成兩篇. 上篇講為什麼要聽不同版本,並舉蕭邦作品當例子. 下篇舉布拉姆斯作品當例子與結語. 

這個主題很有趣, 至於我自己的收集裡,版本最多的大概是柴六. 如果懶病不太嚴重,希望我可以整理一下來分享, 也希望各愛樂朋友踴躍分享意見, 也許我可以結集各位意見整理成拋磚引玉系列.

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