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4, 2008

悼台灣民主! 兼覆朋友SH(last revision: 11/6 USA time)

昨天我跟一位朋友SH提到有台灣民眾因為拿著西藏的旗子而被警察暴力的扯斷手指, 當時我還不知道那被扯斷手指的原來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只是很憤怒,民主法治的國家怎麼會發生這麼荒謬的事情.離開前我的朋友SH在網路上對我說: "It is very likely that it's just a matter of time for the re-occurrence of 228 massacre ...... So, stay away from this island as much as you can, my friend."

我覺得很悲傷, 夜半無法成眠,今晨黎明即起, 回想我們昨天的談話, 不敢相信幾個月而已,台灣民主倒退如此之劇. 如果民主是天賦民權的展現,是自由受到法律的保障,回顧一下哪些事件彰顯台灣的民主已經被深刻的斲傷.
-------
幾年前馬先生還是台北市長時就已經不准許民眾拿國旗

幾天前,台灣人民賦稅養的警察終於公然說出她的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IPH8oVAACo&feature=related

幾天後, 台灣的國旗已經改了? 改成只許五星旗飄揚,不許青天白日旗出現,警察不但公然毀壞台灣的國旗(http://www.youtube.com/watch?v=ag8vFfk3avU), 不可以接機,公共場合也不可以出式國旗,這是哪一條法律規定的? 甚至民眾持有國旗傘也被驅離. 而現在的最新發展是,連唱片行裡播放某些歌曲都不行,警方強行進入店家制止(http://www.youtube.com/watch?v=TEfO3a7SNHc). 下一步難道是衝入民宅一個個檢查民眾擁有哪些書籍與唱片嗎? 甚至檢查民眾是否收藏國旗嗎? 原來, 這不是我的猜測,而是已經發生了--警察半夜到藏人住家查身分證!

幾天前,蔡丁貴教授(之前看到新聞表示現由教師會會長接棒,一時找不到該新聞)絕食抗議要求還人民直接民權,補正公投法.

在更早之前,IJF譴責馬政府干預新聞自由. 那時候我就說過了, 自由,它從不輕易的來,卻轉瞬可以失去. 不過一個月,人民的多項自由已經無存.

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甚至拿國旗的自由,一個個蕩然無存.
人權, 直接民權,國家主權一個個被賤賣.


不要以為你只關心個人肚子,只在乎經濟所以政治議題與你無關. 撇開台灣的經濟部長說過的上兩萬點是笑話, 633不過是競選口號外, 更具體的,也是更嚴重的是馬政府連經濟政策是在扶植中國的民族工業,開門揖盜.(完整見此: 你是哪一國的經濟部?)

不要以為你是學生,所以不在乎政治議題.繳稅的錢,為什麼拿去補助中國的陸生? 讓他們享有加分的優惠? 為什麼我們不吸引優秀人才? 而要吸引那些需靠加分而來的中國學生? 然後還要補助他們?(如果大家愛學美國,就學個徹底點好了. 美國的學費區分in state 與out state, 外國人除非你拿到獎學金, 請付外國人的學費,至少貴一倍. 有些獎學金還是只有美國公民才可以享有的.)

不要以為你是老師,是大學教授,不在現場就不會被盤查. 台大資工的老師穿越校園就受到警察的盤查,毫無理由,毫無法據,只因為他背了相機,相機鏡頭對準對街的警察都不行. 也許防止這名老師提出告訴,警察沒有臂章,不願出示證明. 這名教授因此留下一文表達抗議:

If I have told you that Taiwan government works very hard to protect her people, I take it back. If I have told you that Taiwan is a democratic society, I take it back.
If I have told you that we can always complain the President in public, I take it back.
If I have told you that Taiwan is a nice place to visit, I take it back.

Very soon, visiting Taiwan will just experience what you have in Mainland China.


法制與自由在馬政府帶領下,已被摧毀得蕩然無存. 台灣的民主不是笑話,而是那些以為馬當選而台灣還可以繼續民主社會的才是笑話.

謝謝你SH, 謝謝你替我擔心, 要我別回去. 我不曾告訴過你, 我外公經歷的228, 我也很怕, 但是, 我還是會為台灣做點事.因為就像你說的, "Human rights is not given. It needs to be fighted for." (人權不是天賦的,它是爭取而來的)行民主方有人權, 也許我現在能做的,是讓警察與現在台灣政府的醜行被揭露, 藍媒不報導,我們自己來,希望喚醒一些有獨立思考能力,珍惜也願意為台灣民主努力的民眾.

不要再冷漠了, 就像在台西藏朋友說的, 台灣今天不努力,明天成為西藏第二. 張銘清來,要台美人幫忙嗆聲; 現在陳雲林來,又要外國人幫台灣嗆聲, 聽聽他說的, Taiwan is a free country. I can walk, ..........don't push.......Everybody, you are Taiwanese, you are not Chinese.....It is your own country. You need to stand up.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your own country. (台灣是個自由的國家. 此時警察推擠,外籍男子說,我自己可以走,別推. ..........各位,你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這是你自己的國家.你需要站起來爲自己的國家負責)

我很悲傷, 但是我相信我們並不孤單. 謹以First they came共勉.


(我奉勸那些要來耍嘴皮說什麼王定宇事件造成的,或是民進黨造成的人先想想,搞清楚我挺的是什麼,現在哀悼的又是什麼再來嘴砲.不清楚的請看這篇. 還有,要來嘴砲請用第一人稱發言,以示對自己言論負責.不然就提出具體證據來支援自己的說法)
-----------

Poem (1976 version)

Original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habe ich geschwiegen;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habe ich geschwiegen;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habe ich geschwiegen;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Translation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I did not speak out;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Translation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說話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社會主義者,
我不說話
我不是社會主義者;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說話
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
延伸閱讀:

解嚴後民主最黑暗的一日 , part 2

暴力,我嚐到了─來自中華民國的警察

被員警拉斷手指的網友的聲明─馬叔叔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照片: http://1.bp.blogspot.com/_v9IlXM5hwGo/SQ9GtgEZwUI/AAAAAAAACpw/DP9i27jl8H0/s1600-h/f.jpg)

原來這就是警察國家

No comments: